社工




社工的工作是助人。對許多人來說,這職業相當陌生,甚至分不清跟志工的差別。

助人包含的事又多又深,首先需要認識、整理的狀況,除了個人外,也包含與家庭、重要他人間的關係,以及評估其身處的系統、環境等;接著,判斷該用什麼方法協助案主改善處境。有時是申請補助、媒合資源,有時則是陪伴對方練習,練習工作、練習復健、練習表達,練習如何與人建立關係。

面對貧困者時,社工時常在制度與人之間糾結、拉扯。


例如在一次違建拆遷事件中,由於屋內住著許多身心障礙的弱勢房客,緊急接到安置工作的社工,只能一一致電給家屬,詢問是否能把房客接回家。「要是我可以回那個家,還需要住在這裡嗎?」這樣的舉動無疑對弱勢者是二度傷害,但對社工而言,這樣的公事公辦有其依循:「在時限裡,我們也只能先聯繫家屬;因至少在法律上,他們是有撫養義務的。」

然而,長期陪伴個案的社工,也遇到了另一種課題:「我們很少結案,通常是案家搬到很遠的地方,沒有辦法一直保持聯繫,或是有人死掉之類。貧窮是真的很難跳脫的輪迴。」兒少社工小甄說著。他所服務的社區據點已成 立十年,看著許多孩子們長大、來去。


一位社工系老師分享了自身經驗:「我自己就是出生在貧窮家庭,也受過社工協助。社工背負現實壓力,需要想辦法有效率地結案。但大家知道,我家花了多久才脫離貧窮嗎?」老師緩緩道出,十年。


陪伴人離開貧困是一條漫漫長路,過程起伏——有時是細微改變帶來的感動,有時是狀況反覆時的自我質疑——難為人所知,在眾人的期待中,似乎時常忘了:社工也是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