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長





里長的工作又廣又雜,瑣碎而繁複,從社區的停車格、路樹草皮、衛生下水道,到長照據點、管理資源分配,甚至是凝聚里民共識,推動社區變革等。


里長的職責是服務里民,一個里若住有 6000 位里民,里長就如同有 6000 位老闆;然而,里又不如國家之大,治理的思考層次不太一樣,盡責的里長總是得傾聽並協助每一位里民的需求。


里民不分貧與富,更沒有貴與賤,前一分鐘還在多方通話,協助獨棟山莊的富戶驅趕停在門口附近的車,以免影響莊園風景與出入;下一分鐘得為前來申請清寒證明的長者蓋章,確保有需要的人能順利獲得補助。


貧窮也有很多種樣態。普遍富裕的山莊社區,也會有獨居的長者在大宅中孤老,盼不到家人朋友,凝視著尚未到來的死亡;也有在異鄉謀生的移工們,在社區裡團結發展清潔小事業,為的是給家鄉的親人好一點的生活。


不知道怎麼照顧精神障礙親人的家屬,即便經濟無虞,也禁不住社區指點,只好通報里長想將精障的親人強制送醫。還有拉客維生並獨自撫養孩子的外籍小姐(性工作者)、身體抱恙的街友等,都是里長眼中的人間百態。


但是,對於里民的需求,里長也並非來者不拒,更不需要極盡討好,否則只會變得鄉愿。

相反的,里長必須切換不同立場的思維,盡可能體察每個人的需求,做出合情合理的判斷。


有人抱怨小姐佔滿街道,里長委婉驅離,晚一點她們又站回來,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;身體嚴重病痛的里民願意以工代賑,在社區中掃地,即使根本沒發揮清理功能,只是揮揮掃帚,下一次也還是把機會留給他。


每個人都需要討生活,里長能做的,是在生活之外,盡可能維繫每個人的尊嚴。


|延伸閱讀|


【關係者的距離-里長篇 1】「住山莊的歧視住別墅的,住別墅的歧視住大樓的」小區裡的日常,是大社會的縮影

【關係者的距離-里長篇 2】「破門救人很帥,但誰來付鎖匠錢?」從強制送醫到開鎖救人,小里長的大承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