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就算生病也要幸福」──小Q,男,43歲,曾談過2次戀愛,最長6個月,最短4個月。




小時候,家裡面的幸福,被外在的環境摧毀了,可能因為事業,還有一些緣故。小時候的幸福,很容易受父母的生活條件影響,家庭支撐不了,父母吵架就分開了。


希望能夠有家庭生活,一直是我的夢想。


越絕望的時候,越希望愛情可以滋潤人生的痛苦,但是愛情也帶來責任,也要付出努力。可是我覺得我的生活、環境、和疾病,有點讓我沒有辦法招架。


把比翼鳥和太極畫在一起,夫妻像是陰陽融合,互補對方的缺,才能成為那個圓。兩隻鳥的頭本來要交在一起,但畫到後來沒有交集。我覺得沒有人是永遠孤單,但要遇到生命夥伴也要機會,和另一半價值觀和生活觀不同的時候,就很難不操心。


分手時畫了抹香鯨翻身,翻身的顏色鮮艷,期待能夠再找到更好的愛情。

我的愛情是比較沒有根基的,總是曇花一現,很燦爛然後就消失了。談的時候很甜蜜,分手的時候會想是否會傷害對方。


夏天木棉花開,畫了離別祝福的木棉花,那花辮有點像火,火化成灰燼在燒。


玫瑰花那幅畫的是對愛情與家庭的嚮往。生精神疾病不容易談感情,我有一個怕寂寞的靈魂,但我沒有一個夠我支撐的感情世界架構;我渴望讓自己過正常人的生活,但又受到症狀干擾。但就算生病也想要幸福。


人越傷心的時候,越想要用對比的顏色。


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堂,天堂並不遠,只在咫尺方寸間。

方寸就是心,心和心彼此勾連就是天堂。